<var id="x9z7d"></var><ins id="x9z7d"><noframes id="x9z7d">
<var id="x9z7d"></var>
<cite id="x9z7d"><span id="x9z7d"><var id="x9z7d"></var></span></cite><var id="x9z7d"><video id="x9z7d"><menuitem id="x9z7d"></menuitem></video></var>
<menuitem id="x9z7d"></menuitem>
<cite id="x9z7d"></cite>
<cite id="x9z7d"></cite>
<menuitem id="x9z7d"></menuitem><var id="x9z7d"><strike id="x9z7d"><thead id="x9z7d"></thead></strike></var>
<ins id="x9z7d"></ins>
<cite id="x9z7d"></cite>
<var id="x9z7d"></var>
<menuitem id="x9z7d"><video id="x9z7d"></video></menuitem>
<cite id="x9z7d"><span id="x9z7d"><var id="x9z7d"></var></span></cite>
<cite id="x9z7d"></cite>
<ins id="x9z7d"><span id="x9z7d"></span></ins>
<var id="x9z7d"></var>
<ins id="x9z7d"><span id="x9z7d"></span></ins>
<var id="x9z7d"><video id="x9z7d"><menuitem id="x9z7d"></menuitem></video></var>

 首頁 >> 馬克思主義 >> 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
馬克思主義資本倫理視域中的自由與時間
2019年08月31日 21:21 來源:《江蘇社會科學》2019年第4期 作者:余達淮 聶楠 字號

內容摘要:在思想的碰撞和學術的交鋒領域,自由與時間一直是一個聚焦點。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在思想的碰撞和學術的交鋒領域,自由與時間一直是一個聚焦點。資本追逐剩余價值的過程也是構建客觀倫理關系的過程。資本自身在倫理層面上有著不可否棄的二重性。在馬克思看來,資本雖然在資本主義制度下有“惡”的表現,但卻掩蔽不了資本“善”的倫理效應。馬克思體認了以自由時間為基底的人的自由而全面發展的路徑,并在路徑闡釋中,對于自由和時間在資本倫理中的理論向度有所關涉。自由與時間是馬克思主義資本倫理的基本范疇,對于資本的“自由游弋”和“時間限度”加以倫理的規約,是人類自由全面發展的必然進路。

  關鍵詞:自由時間;資本倫理;道德哲學;資本的二重性

  作者簡介:余達淮,河海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聶 楠,河海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博士研究生

 

  始終把聚焦的問題放在歷史條件中,不超越歷史條件,摒棄形而上學,是馬克思主義一直以來堅持的理論基點。馬克思關于自由與時間的論述也是始終基于資本主義社會這一特定的社會歷史條件,在這一基礎上,自由與時間不可避免地與資本發生關聯;又由于資本承載了一定的社會關系,而倫理也是調控人與人之間社會關系的一種重要方式,二者無論在概念上還是在發生學上都是相互生成的。在資本的樣態日趨多元的當代,自由與時間的倫理效應與資本運動的邏輯交織在一起。在共產主義社會的未來圖景中,自由時間的實現,必然成為人的自由而全面發展的不可或缺的條件之一。

  一、問題的提出

  資本倫理是指在資本形成和發展的過程中,為了調整資本運行中產生的資本與自然、資本與人以及人與人之間的關系而形成的道德規范的總稱。馬克思主義資本倫理將時間嵌入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和社會交往形式中去解讀和闡發,無論是從歷史之維還是從現實之維來審視,資本作為社會存在和經濟發展的重要方面,都和倫理關系有著毋庸置疑的聯系。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經濟的同蹙同展說明,資本不可能脫離人而獨立運行;資本的倫理關系也和社會其他方面有著不可忽視的聯系。資本倫理關系在資本邏輯中的呈現,是一個歷史性的發展過程,資本追逐剩余價值的過程也是構建客觀倫理關系的過程。尤其是在市場經濟大潮中,作為核心的資本,其價值底蘊和倫理內涵更加彰顯。

  “自由”一詞我們并不陌生,正如經典電影《勇敢的心》中為蘇格蘭獨立而犧牲的起義領袖威廉·華萊士在臨刑前高喊“Freedom!”一樣,現代人似乎也經常把“我要自由!”掛在嘴邊。這一歷久彌新的概念作為近現代社會發展進程中的旗幟,伴隨著歐洲資產階級革命而生。1789年法國大革命誕生綱領性文件《人權宣言》,其中第4條規定“自由即有權做一切無害于他人的任何事情”?!堵摵蠂藱嘈浴犯炎杂闪袨樽罨镜娜藱嘀?。我們發現,人們向往的自由,無論是在近代還是在現代,無論是在社會層面還是在學術范式層面,都具有多重維度的含義。自由一直都是倫理學論域的核心語匯,叔本華在1841年寫作的《倫理學的兩個基本問題》中,將自由列為倫理學的基本問題之一,他認為自由是消極的概念,只是一切障礙的消除,他將自由提升到我們的認識所不能達到的“超驗的領域”[1]。

  作為經濟倫理前沿的資本倫理學,也應把自由范疇納入其視域;資本倫理學應進一步思考,在對資本的倫理規制中自由如何自洽并發揮作用?在資本主義社會,資本是“自由”的,它遵循著其增殖的本性,自由地活動在社會的各個環節、各個角落。資本的這種自由流動促進了生產力的解放和發展,而勞動力隨著生產力發展得到了解放,勞動力的“自由”程度相對于封建社會大大提高了。資本的“自由”流動和發展帶來了勞動力的自由。由于資本的無休止的欲望和不斷拓殖的本性,它渴望的自由也隨之越來越多。于是,我們看到:資本越來越多地進入虛擬資本、金融資本,而以生產領域為主的實體經濟卻日漸衰??;資本樣態變化引發金融危機、中美貿易摩擦;資本邏輯的空間拓展讓越來越多的經濟環節卷入其中。種種現實讓我們思考,是否應該限制資本“自由”?如何限制?是否應該無所作為地等待馬克思所說的“當資本本身成了這種生產力本身發展的限制”[2]的時間到來呢?雖然資本對于人的自由發展是具有歷史功績的,但是應該更清醒地認識到,資本本身及其發展對人存在更為隱秘更為強烈的奴役和壓榨,這一點馬克思早已揭露。人類社會已告別馬克思所處的資本主義初步發展的時代,進入工業社會,雖然勞動力形式上的“自由”更多了,受到的限制少了,但是似乎不僅我們的勞動被資本奴役,交往關系異化,而且思想也被資本所左右,資本拜物教大行其道。資本的“自由”的泛化導致了我們的“自由”的窄化。

  如果從絕對的客觀世界出發,抑或是從純粹的抽象主體出發理解時間,時間都沒有倫理意蘊。但是,這兩種思路都忽略了時間和人的關聯,也就是時間的社會歷史性。時間的流逝如果不同現實的人及其活動關涉,它就是機械的無感的自在。馬克思通過揭示時間的歷史性與屬人性,將時間界說為社會時間,從而使哲學中的時間從“天上”降落到“人間”。時間在這一維度上被賦予了豐厚的倫理意蘊,時間成為人的積極存在、發展空間和生命尺度。在近代資本主義的興起中,時間的倫理性又是如何在資本的運動中表現呢?正如海德格爾將時間定義為探求存在意義的境域一樣,時間構成了資本主義社會發展的境域。伴隨著工場手工業到機器大工業,分工集聚了空間,折疊了時間,資本逐步擺脫了空間地域的限制,時間成為資本拓殖的手段。資本追逐財富的靈敏觸覺客觀上要求縮短必要勞動時間,提高勞動生產率,這一資本生產的典型特征必然會催生技術的進步。技術和生產的結合又反過來節省了時間,資本的流通時間被最大限度地縮短,空間地域的扁平化使時間趨同,這使資本的全球化拓殖步步加深。馬克思對于工作日的批判,正是其對于時間物化所導致的資本倫理負效應的深刻評判。在當今時代,馬克思對于社會時間的闡發、批判并未過時,相反,愈顯深刻。時間成為丈量資本拓殖的尺度,資本及其運作遍布全社會,成為物化勞動時間的控制邏輯。于是,社會不可避免地物化了,人作為社會關系的產物也隨之喪失了積極存在。當今社會中的人,大多把時間歸結為外在于自身的東西。因為社會生產力發展的階段性,勞動還是我們謀生的手段,所以勞動時間更多地被理解為控制和約束自己自由的手段,作為社會實踐的主體的人越來越“經濟化”。人們甘愿將生命時間的價值標準界定為一定時間內資本財富的多寡,這導致人的精神層面發展空間的喪失?!艾F代時間的強迫意識不只體現在以生產力為標準的工作范圍中,它已經占據了所有生活領域。超級現代社會就是這樣一個人們對事件的體驗越來越變成一種嚴重憂慮、不斷加強的時間壓力得到普及的社會?!盵1]我們應思考:自由與時間的倫理意蘊在現代社會的資本邏輯中是否應給予新的理論解釋?

  二、自由與時間在馬克思主義資本倫理中的展開

  資本倫理植根于經濟倫理,是資本主義經濟倫理發展到當代的集中體現。資本自身在倫理層面上有著不可否棄的二重性。在馬克思看來,資本雖然在資本主義制度下有“惡”的表現,但卻掩蓋不了資本“善”的倫理效應?!百Y本所具有的這種兩面性,不僅是基于現代市場經濟社會的一種事實性判斷,也是具有理論支撐的一種邏輯判斷?!盵2]在資本主義社會,商品生產與商品交換普遍化,商品成為普遍的存在。在這一馬克思對資本主義批判的邏輯起點中,我們發現商品生產具有為他性、服務性和為己性、牟利性的特點。凡是存在著需要處理和調整利益關系的地方,就會有道德要求,也會有相應的倫理[3]。商品生產就此具有了倫理的二重性,而商品作為生產性范疇的資本、商品生產作為資本運行中不可或缺的一環,其倫理二重性不可避免地纏繞進資本中。資本倫理一方面生成了規則,培育了社會秩序,使主體不斷地追求自由與創新,向往社會平等與公正,另一方面,資本牟利的本性會利用人,統馭人,偷竊人的時間,執掌人的自由。

  在康德那里,對對象的認識借助于形式,是基于時間、空間等概念范疇的形式能力?;谶@種能力,人具有能動性。黑格爾不太滿意康德對時間解釋的純粹化、形式化,認為精神表現在時間中,時間不被揚棄,精神就永遠把握不住純粹概念。他認為“時間是作為自身尚未完成的精神的命運和必然性而出現的”[4]。馬克思并不否認自然時間的存在,不反對時間具有客觀性、抽象性,但是他對時間的理解卻并不僅限于此。人借助于什么引起自然界的變化呢?毋庸置疑,是借助于生產實踐活動?,F實的、具體的人以滿足自身需要的物質資料生產活動為肇始,不斷開展實踐活動。人類的生產實踐活動在界定了社會時間后,也對時間的形式——過去、現在、未來做了區分。過去被固化于勞動產品之中,得以保存固化,勞動時間屬于過去的時間;現在被描述為正在進行時的勞動;未來則被描繪為實踐的結果。實踐活動需要抽象的載體。第一步,在生產勞動中,孤立抽象的物被納入生產關系中,從而成為屬人的存在物。第二步,活的勞動在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中賦予這些物以商品的形式?!皠趧邮腔畹?、塑造形象的火;是物的易逝性,物的暫時性,這種易逝性和暫時性表現為這些物通過活的時間被賦予形式?!盵1]第三步,資本主義生產的目的是交換價值,商品之所以能夠交換,是因為交換價值是價值的物質承擔者,而衡量價值的量是由社會必要勞動時間決定的??梢园l現,并非像黑格爾認為的那樣:時間的內容在于純粹精神的主體。如果沒有勞動實踐的主體,也就無所謂時間。所以,人作為類本質的積極存在,聯結著社會時間,同時也蘊含著人的自由。時間作為人的自由得以實現的必要條件由此便進入了馬克思的視野,“馬克思在努力克服黑格爾思辨哲學體系對自由的限定”[2]。以時間展開的自由,不是認識論維度的自由,而是本體論維度的自由。自由的關注點包括具有自由意志的人在一定行為中的道德性。自由的倫理價值彰顯于自由的本體論維度?!叭藗兪紫仁亲鳛榫哂凶杂梢庵镜男袆诱呱嬖谑澜缟?,然后才根據其生存意向去認識什么的?!盵3]倫理所牽涉到的人與人的關系,屬于紛繁復雜的社會關系圖譜中的一環,資本的關系樣態使其和倫理在社會關系的路徑上狹路相逢,資本倫理借助于人與人的關系在自由和時間上得到了廓清。

  資本的倫理屬性如何對應唯物主義視域下的社會時間和本體論自由呢?資本的產生有一個先決條件,就是貨幣占有者要在市場上找到能夠自由出賣勞動力的工人,勞動者除了受雇于資本家就沒有別的出路,雇傭勞動在資本主義社會成了“整個生產的通例和基本形式”[4]。工人出賣自己的勞動力的同時也將本屬于自己的時間掛牌出賣,在他通過雇傭勞動將勞動力變為商品時,他就喪失了對于自己勞動時間的支配權。資本家獲得了工人勞動時間的支配權,成為工人勞動時間的主人。由此,我們發現時間的主體異化了。資本家可以在“工作日”這一“合法”的外衣下,讓本屬于工人的勞動時間被資本主義生產方式裹挾。所以,馬克思對“工作日”進行了無情的批判和鞭撻。馬克思將“工作日”劃分為“必要勞動時間”和“剩余勞動時間”。我們必須清醒地認識到,社會必要勞動時間具有強制性和基礎性,因為工人必須生產他的“必要生活資料的價值”,而剩余勞動時間才是資本家真正需要讓價值增殖的時間,因為其意圖是要產生更多的貨幣。必要勞動時間的讓渡對于工人來說是自愿將自己的時間轉移給資本家,而剩余勞動時間的所有權則在遮蔽中異化為資本家所有,工人卻又囿于其必須以勞動賺取必要的生活資料而無能為力或無從發現。馬克思清醒地認識到了其本質,并給予了徹底批判。

  在資本主義生產方式這一社會存在中,馬克思在唯物史觀的視域下,透察到自然時間和歷史時間的統一構造了現代社會時間的場域。商品的堆積來源于商品生產的普遍化,這種普遍化抽象了商品的使用價值,使用價值在本體論的層面得以顯現。勞動時間量化了價值,“價值量由勞動時間決定是一個隱藏在商品相對價值的表面運動后的秘密”[5]。不同的商品在價值的維度上可以通約,可以比較。價值在勞動二重性中由抽象勞動生產,“勞動本身的量是用勞動的持續時間來計量,而勞動時間又是用一定的時間單位如小時、日等作尺度”[6]。自然時間被物化了,而自然時間的物化過程也是和資本的運行邏輯一致的。在自然時間被物化的基礎上,擁有工人勞動時間所有權的、作為資本的人格化載體的資本家開始進行量化這一時間的操作。借助于將工作日劃分為必要勞動時間和剩余勞動時間,馬克思的歷史時間得以出場。如果將剩余勞動時間理解為與必要勞動時間有涇渭分明的區隔,則不可避免地走入機械論的窠臼。讓我們回到資本的本質社會關系屬性中。在資本邏輯中,不變資本的價值會轉移到產品中,而剩余價值的每一次追加進入可變資本中,剩余勞動時間也就變成原有基礎上的不斷迭代。剩余勞動時間被物化地表達,“用交換價值的一般概念來表示就是:對象化在產品中的勞動時間(或者說,包含在產品中的勞動量)多于在生產過程中預付的原有資本所包含的勞動時間”[1]。也就是說,雖然價值量是恒定的,但是決定其的社會必要勞動時間卻是在變化中不斷被構建的,剩余勞動時間也是以往的剩余勞動時間的階段性產物,剩余價值的生產彌漫于整個勞動時間中。社會時間不是脫離定在的抽象,而是伴隨人類實踐活動的發展而動態生成的。憑借時間這一測量工具,人類實踐活動得到記錄。人的生產實踐活動是歷史性的,生產力作為人們應用能力的結果,是一種既得的力量,是以往活動的產物。實踐活動根植于特定的時間,實踐的歷史性造成社會時間的歷史性和有限性,生產力現實的歷史基礎在社會時間的展開中得到了說明。在此意義上,時間的歷史性和生產力發生了聯結,作為整體的時間在生產力的發展中運動變化,不斷創造著資本。

  在厘清了資本運行中時間的表征后,我們可以認識到自然時間和歷史時間在資本邏輯中的倫理意蘊。資本邏輯促使生產力有了巨大的發展,相當數量的時間才會游離出來,產生時間的盈余。這種在資本的生產過程中游離出來的時間就是剩余勞動時間,自由時間由此產生。但是,這只是少部分人的自由時間,工人在產生剩余勞動時間的同時也在為少部分人生產自由時間。擁有自由時間較多的少部分人創造了很多科學、藝術成果,推動了社會的發展,資本倫理中自由與時間的正效應也正是基于此的。但是,其負效應也是不可忽視的,因為其涉及的自由時間是少數人的非勞動時間。在現代時間的謀劃中,只有像馬克思一樣,將目光投向工人的境遇,才能理解自由的真正含義,才能打破時間的統治走向自由的本真。資本統治勞動,使勞動者處于勞動異化和自我異化的狀態,喪失了人的目的性存在,雖然擁有形式上的自由,但本質上是被奴役的。在資本主義社會中,游離出來的時間被資本家占有,工人自由時間被勞動時間不斷蠶食,由此,工人喪失自由、備受奴役,而資本家將工人的自由時間轉化為剩余勞動時間,為自己積累了財富和更多的資本,與工人的貧富差距進一步拉大。資本靠吮吸工人的活勞動時間才能維持生命,并且資本“吮吸的活勞動越多,它的生命就越旺盛”[2]?!笆S喈a品把時間游離出來,給不勞動階級提供了發展其他能力的自由支配的時間。因此,在一方產生剩余勞動時間,同時在另一方產生自由時間?!盵3]由此,資本家便可以任意支配自己的自由時間,而工人精神發展的空間因此喪失。死勞動吸吮活勞動成為資本生產的基礎,而資本自身的運動還促使資本不斷地吸吮活勞動。于是,工人喪失自己的生命時間,喪失自己的精神自由,進而喪失自我,這些抽掉了勞動時間主體性的勞動力就好比果戈理筆下的農奴在“乞乞科夫”們的壓榨下成了真正喪失自己的靈魂的“死魂靈”。這樣,貧富差距進一步拉大,資本家運用自己的自由時間便可以支配科學、藝術和公共生活領域,而這對于工人來說卻是海市蜃樓,工人精神發展的空間就此喪失。在今天,網絡和信息技術的發達,使得資本主義控制手段更加多元,造就了超越地方時間的萬能的、光速的“世界時間”。這個世界時間已經不僅僅是時間的延續,而且也是有同質性的現實生活場域。世界時間在真正意義上消解和戰勝了空間。它的“即時在場”特性,打破了傳統存在論所依存的一切現實基礎,當遠程登錄技術出現后,原來支撐海德格爾存在論的此在當下在場已經土崩瓦解[4]。

  這樣,時間統治的出現和自由發展的實現都在資本邏輯的倫理效應中獲得了闡釋。資本、時間、自由會隨著社會歷史發展的進程而有了新的變化和內涵。在當前社會中,科技發展使生產分工和地域交往的聯系日益加強和緊密,資本流通時間的減少使資本空間擴展到了全球。不難發現,在資本邏輯控制下,時間成為社會中全新的統治形式。進一步說,資本的存在形態也早已不能被簡單劃分為生產性、社會性、歷史性范疇。在市場“看不見的手”的支配下,一個個不同的資本組合進入市場,這種“組合拳”使整個經濟系統呈現出資本的結構化體征。但是,在馬克思主義視域中,資本的增殖本性、自由與時間的根本屬性不會改變。如何基于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方法,研究資本邏輯下的自由與時間呢?

  三、自由與時間在馬克思主義資本倫理中的研究指向

  自由與時間這對被眾多學科論及的范疇應該在馬克思主義資本倫理中有其持存的獨特的理論定位。馬克思在建構資本倫理中的自由與時間時,從來不是將二者割裂的,人們走向自由解放的歷程,就是人們不斷實現自由時間的過程。馬克思在為人類社會的未來描繪了價值理想的同時,把握了被資本鉗制的現代社會的時代脈搏,因為只有在資本邏輯的基礎上,自由與時間才可以得到明晰的闡釋。

  第一, 自由與時間的時代表征。初觀自由,我們發現了一些有趣的現象,現代人越來越覺得自己時間不夠、自由不多,但是高喊著“我不自由”的人們卻有選擇工作、頻繁跳槽的自由,甚至有不工作“啃老”的自由,他們真的不自由嗎?毫無疑問,自由的時代表征,發生了改變。那么,自由在現代社會發生了哪些改變,這些改變在社會生活層面又是如何具象化的?這些都是馬克思主義資本倫理的實然“發問”。再觀時間,我們發現,周圍人的話語中“快”字的出現頻率頗高,工作要快,生活要快,我們似乎被這個詞語鉗制了??斓哪康氖鞘裁??節約時間??祛l率的生活、快節奏的社會節省了很多社會時間。馬克思曾指出,一切節約歸根到底都是時間的節約[1]。毫無疑問,時間的社會歷史屬性促進了資本主義社會經濟的進步和時代的發展。但是,隨著資本邏輯的日益發展,這一屬性的負面效應卻日漸增多。一個很明顯的現象是:我們似乎擁有了更多的自由時間,卻又在感嘆“時間都去哪兒了”。資本流通時間的趨零并沒有帶來利潤的最大化,反而使金融危機周期越來越短。時間是衡量資本拓殖的尺度。毋庸置疑,節省時間使資本更有可能加速運動,全面鋪展。于是,為了成倍加速資本的流通,這一環節的時間被無限壓縮,因為“流通時間本身不是生產力,而是對資本生產力的限制”[2]。流通時間的趨零,似乎使時間與經濟的相關性減弱,資本的流通不再耗費時間,資本的生產、流通、再生產等過程開始疊加運轉,資本的發展使我們進入信息時代,進入知識經濟時代。時間表征了資本的發展和時代的進步,但是,如果脫離主體方面的中介和資本自身的運作過程,對于資本的倫理制約也就無從談起。人的存在狀態在對資本的倫理制約中發揮著關鍵作用,而人對于實現真正自由的渴望和關于時間這一生命賴以存在的條件的倫理觀念,會將資本置于倫理建構的平臺上,將人真正的本質從資本統攝的力量中拯救出來。資本不是僵死不動的,在資本運行的邏輯進程中,安裝制約閥門,使倫理關系介入資本的社會經濟活動中,在現實中構建歷史發展過程,才可以發揮資本倫理的規約作用。

  第二, 自由與時間的關系指向。馬克思將時間與人的自由聯系起來,并將自由時間作為關系的聯結點?!皞€人如果沒有自己處置的自由時間,一生中除睡眠飲食等純生理上必需的間斷以外,都是替資本家服務,那么,他就還不如一頭役畜?!盵3]由此看出,自由時間以人的自主性活動為內容,以人的自我發展為目的,“所有自由時間都是供自由發展的時間”[4]。在以人類解放為終身事業的革命家馬克思那里,擁有自由時間成為人創造自我價值和實現生命意義的必然途徑,自由時間這一重要范疇具有豐富的倫理意蘊。但是,對于自由時間范疇,學術界眾說紛紜,莫衷一是。有的學者認為自由時間是指未來社會的個人可以自由支配的時間,是個人得到充分發展的空間,將自由時間與共產主義形態相聯系。而有的學者卻予以否定,認為將自由時間視為共產主義社會獨有,其理由不夠充分,自由時間是與勞動時間相對應的范疇。還有學者認為,自由時間和勞動時間的關系并不是對立的,因為馬克思在《1857—1858年經濟學手稿》中曾指出:“直接勞動時間本身不可能像從資產階級經濟學的觀點出發所看到的那樣永遠同自由時間處于抽象對立中,這是不言而喻的?!盵1]這些論證為在馬克思主義資本倫理中界說自由與時間的聯結點——自由時間提供了進一步拓展理論的空間。在《資本論》中,馬克思指出:“在這個必然王國的彼岸,作為目的本身的人類能力的發揮,真正的自由王國,就開始了。但是,這個自由王國只有建立在必然王國的基礎上,才能繁榮起來。工作日的縮短是根本條件?!盵2]可見,馬克思將時間和自由的不可分離、共同發展作為其理論的發力點。也正是在這個意義上,馬克思將時間作為人的積極存在,作為人的發展空間。反觀現實,人們似乎并未真正體悟到自由與時間的關系。有了更多可支配時間時,我們往往讓自己陷入被欲望主宰的虛幻自由、被物操縱的假想自由、被資本邏輯操縱的自由的幻象中,這又反過來步步蠶食我們的自由時間。

  第三,自由與時間的未來旨趣。自由與時間,這對千百年來歷久彌新的范疇,在不同的研究視角、學科范式中不斷被定義和解構,不斷發展。時間是人類永續發展的條件,自由勾勒了人類永恒祈望的歸宿圖景。在馬克思主義資本倫理中,自由與時間應如何演繹?具體說來,自由問題,既被反馬克思主義的自由主義意識形態高度重視,同時又是馬克思主義的核心價值問題,因而是當代意識形態沖突的膠著點[3]。追求創新性的馬克思主義資本倫理不應該、更不可能在理論和實踐中回避這一關系到中國社會未來走向的問題。馬克思曾經說過:“哲學家們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釋世界,而問題在于改變世界?!盵4]目前,對于西方自由主義意識形態的批判汗牛充棟,學者們在厘清概念、整理線索、辨明是非方面做出了很多貢獻。但是,我們更應該注意,如何基于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方法,結合新時代中國社會和經濟的發展,實現理論對于實踐的反哺,這是我們面臨的時代之問?;貞@一時代之問,離不開研究如何在資本邏輯下鋪陳自由和時間問題的倫理效應圖譜,譜寫馬克思主義倫理學中的資本倫理新篇,為人類發展貢獻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堅持以歷史唯物主義和辯證唯物主義的科學方法為指導,在具體的現實的歷史的語境下對資本進行道德評判和倫理考量,這是馬克思主義資本倫理的理論基石;以人民利益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健康良性發展為終極價值旨歸,這是馬克思主義資本倫理的指導思想。面對紛繁復雜的未來,需要拿出勇氣、齊心協力,用智慧豐富我們的時間,實現原本屬于我們的自由。

 

  (本文為國家社會科學基金后期資助項目“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倫理問題”(18FZX054)、南京市社會科學基金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專項“增強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創新文化能力研究”(18X06)階段性成果。)

 

  [1]〔德〕叔本華:《倫理學的兩個基本問題》,孟慶時譯,〔北京〕商務印書館1999年版,第34頁。

  [2]《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上),〔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287頁。

  [1]〔法〕吉爾·利波維茨基、〔加〕塞巴斯蒂安·夏爾:《超級現代時間》,謝強譯,〔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5年版,第68-69頁。

  [2]王淑芹:《資本與道德關系疏證——兼論馬克思的資本野蠻型與文明化理論》,〔北京〕《馬克思主義與現實》2012年第1期。

  [3]唐凱麟:《尋找失卻了的意義——論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倫理底蘊》,〔長沙〕《湖南師范大學社會科學學報》2001年第4期。

  [4]〔德〕黑格爾:《精神現象學》(下),〔北京〕商務印書館1979年版,第268頁。

  [1]《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8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73頁。

  [2]舒前毅:《論1837—1848年馬克思意識形態思想的演變與革命》,〔岳陽〕《云夢學刊》2019年第1期。

  [3]俞吾金:《物、價值、時間和自由——馬克思哲學體系核心概念探析》,〔北京〕《哲學研究》2004年第11期。

  [4]《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51頁。

  [5][6]《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92頁,第51頁。

  [1]《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第228頁。

  [2]《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269頁。

  [3]《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第218頁。

  [4]張一兵、遠托邦:《遠程登錄殺死了在場》,〔上?!场秾W術月刊》2018年第6期。

  [1]《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上),〔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120頁。

  [2][4]《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第39頁,第23頁。

  [3]《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70頁。

  [1]《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8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203頁。

  [2]《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7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929頁。

  [3]參見劉伯賢:《以賽亞·伯林自由理論研究》,〔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4年版,第4頁。

  [4]《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02頁。

作者簡介

姓名:余達淮 聶楠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賈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仁寿| 台北| 和县| 新疆乌鲁木齐| 随州| 梧州| 江门| 扬州| 汉川| 儋州| 东方| 浙江杭州| 巴彦淖尔市| 章丘| 海北| 台中| 九江| 伊犁| 黔西南| 大同| 固原| 燕郊| 鹤壁| 宜春| 鹤壁| 东阳| 保定| 营口| 昌吉| 湖州| 四川成都| 石狮| 乌兰察布| 南平| 基隆| 南充| 靖江| 定州| 遵义| 丽江| 眉山| 雅安| 阳春| 潍坊| 永康| 贺州| 永州| 宣城| 项城| 商洛| 东莞| 崇左| 邳州| 达州| 湖南长沙| 启东| 库尔勒| 宜春| 梅州| 百色| 单县| 辽源| 漯河| 葫芦岛| 内蒙古呼和浩特| 海北| 遵义| 淮安| 海西| 伊春| 宁国| 淮南| 商洛| 德宏| 吴忠| 湖北武汉| 遂宁| 通辽| 永州| 南阳| 固原| 佳木斯| 汝州| 玉溪| 永新| 馆陶| 乳山| 临汾| 漯河| 苍南| 秦皇岛| 曲靖| 石河子| 牡丹江| 天水| 湖南长沙| 阿勒泰| 兴化| 萍乡| 嘉善| 保山| 肇庆| 五家渠| 黔西南| 乐山| 石河子| 沧州| 浙江杭州| 烟台| 张掖| 泰州| 泰安| 东方| 黔西南| 五家渠| 醴陵| 淮南| 海拉尔| 梅州| 青海西宁| 沧州| 日喀则| 扬州| 玉溪| 榆林| 漳州| 莱州| 涿州| 济宁| 绵阳| 瓦房店| 吉林| 海安| 厦门| 桐城| 五家渠| 澄迈| 莱芜| 三亚| 延安| 台南| 大理| 安岳| 江门| 澄迈| 玉树| 焦作| 晋江| 石狮| 雄安新区| 丽江| 武安| 喀什| 滁州| 海拉尔| 库尔勒| 许昌| 邵阳| 漳州| 宝应县| 辽阳| 宁夏银川| 燕郊| 滨州| 大连| 固原| 广安| 烟台| 鄢陵| 张掖| 乌兰察布| 章丘| 许昌| 灌云| 福建福州| 克拉玛依| 宜宾| 和田| 潜江| 云南昆明| 昭通| 临汾| 宝应县| 简阳| 兴安盟| 黄山| 曲靖| 梅州| 泰兴| 新泰| 南充| 沭阳| 三明| 丽水| 三门峡| 济南| 荆州| 自贡| 醴陵| 固原| 绍兴| 招远| 琼中| 燕郊| 和县| 定西| 绍兴| 梅州| 河南郑州| 东营| 玉林| 丹阳| 桐城| 新沂| 大庆| 梧州| 安徽合肥| 常德| 乌海| 汕尾| 库尔勒| 青州| 宣城| 三亚| 东台| 株洲| 德宏| 长垣| 新疆乌鲁木齐| 灌云| 河北石家庄| 铁岭| 鹤岗| 霍邱| 白山| 百色| 如皋| 仙桃| 张家界| 吉林| 临汾| 东营| 图木舒克| 湘潭| 本溪| 承德| 海南| 大庆| 海北| 威海| 龙口| 燕郊| 库尔勒| 五家渠| 邹城| 沭阳| 红河| 南通| 丹东| 安阳| 云浮| 南京| 吉林长春| 保定| 湖北武汉| 香港香港| 防城港| 南京| 赤峰| 汉川| 克拉玛依| 威海| 塔城| 河北石家庄| 甘肃兰州| 黄冈| 燕郊| 广州| 台湾台湾| 枣庄| 宝鸡| 来宾| 临夏| 揭阳| 内蒙古呼和浩特| 丽水| 浙江杭州| 玉溪| 贵港| 贺州| 甘孜| 延边| 清远| 包头| 抚顺| 吐鲁番| 克孜勒苏| 伊犁| 怀化| 泰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