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x9z7d"></var><ins id="x9z7d"><noframes id="x9z7d">
<var id="x9z7d"></var>
<cite id="x9z7d"><span id="x9z7d"><var id="x9z7d"></var></span></cite><var id="x9z7d"><video id="x9z7d"><menuitem id="x9z7d"></menuitem></video></var>
<menuitem id="x9z7d"></menuitem>
<cite id="x9z7d"></cite>
<cite id="x9z7d"></cite>
<menuitem id="x9z7d"></menuitem><var id="x9z7d"><strike id="x9z7d"><thead id="x9z7d"></thead></strike></var>
<ins id="x9z7d"></ins>
<cite id="x9z7d"></cite>
<var id="x9z7d"></var>
<menuitem id="x9z7d"><video id="x9z7d"></video></menuitem>
<cite id="x9z7d"><span id="x9z7d"><var id="x9z7d"></var></span></cite>
<cite id="x9z7d"></cite>
<ins id="x9z7d"><span id="x9z7d"></span></ins>
<var id="x9z7d"></var>
<ins id="x9z7d"><span id="x9z7d"></span></ins>
<var id="x9z7d"><video id="x9z7d"><menuitem id="x9z7d"></menuitem></video></var>

 首頁 >> 馬克思主義 >> 馬克思主義中國化
馬克思主義文論本土化命題的理論自覺
2019年08月31日 21:07 來源:《江西社會科學》2018年第6期 作者:傅其林 字號

內容摘要:馬克思主義本土化理論是馬克思主義的有機組成部分。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馬克思主義本土化理論是馬克思主義的有機組成部分。如果把馬克思、恩格斯所創立的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視為原初的經典信息,那么之后的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家則是把原初信息內化自身,有意識有目的地發展具有本土化特點的理論形態。在經典話語的歷史發展過程中,世界上不同形態的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都是把馬克思主義和本國歷史文化傳統與現實實踐密切結合起來,推動馬克思主義跨文化的全球傳播與創造,彰顯馬克思主義文論本土化命題的自覺的理論建構。

  關鍵詞:馬克思主義/ 文藝理論/ 本土化/ 理論自覺/

  作者簡介:傅其林,四川大學文學與新聞學院教授,教育部青年長江學者

 

  馬克思主義文論的本土化命題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大眾化的重要內容。如何推進這一研究,需要一個較為有效合理的理論框架。理論框架的普遍合法性、話語范疇與研究方法論,直接影響到馬克思主義文論本土化的深度與廣度,也關乎這種本土化的價值判斷。

  本土化是人類實踐存在的領域。不論對于一個集體,一個民族,抑或對于單一個體,本土化賦予人類存在以意義。從哲學層面上審視,本土化是兩種信念、價值觀念、知識、社會制度、生活方式等建構的不同系統的接觸與轉化,而接觸與轉化的載體則是人本身,因而本土化是人的實踐存在的一種特殊的交往活動。馬克思、恩格斯明確提出人的唯物存在和社會存在,闡明了人的存在的交往關系。具體而言,人的存在始終離不開本土化,其中蘊含個體自我與他者的交往關系。人從誕生伊始就接觸外界信息,內化為自我的有機組成部分,或者是主動適應外界信息,把他者主動吸入自身,或者被迫接受他者的撞擊,從而影響自我,導致自我的轉型。這實質上是一個主體與客體的交互過程,也是一個歷史性、社會性生成的活動。馬克思、恩格斯出身于跨產業世界化進程中,長期處于跨文化的革命活動、學術研究、文學體驗與生存體驗之中,深刻論述了“世界文學”這一富有本土化意義的文學理論命題。

  馬克思主義對本土化問題的重視,是馬克思主義理論的普遍性與特殊性的辯證呈現,是邏輯性和歷史性的統一思想的必然選擇。馬克思主義以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為目標,發現社會歷史發展與精神生產的規律性,確立了歷史唯物主義與辯證唯物主義的基本理論,提出具有人類存在意義的實踐概念,對人類文化進行批判性審視,實現必然性與自由性的內在統一。這些理論具有話語范疇的普遍性,又內含物質的實踐性、歷史的豐富性、意義的多元性。在馬克思主義全球傳播與跨文化、跨民族旅行的繼承與創新發展中,歷史性、民族性、特殊性問題內在于其中,形成豐富多彩的具有本土特色的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因此,馬克思主義文藝本土化理論本身就是馬克思主義文論的有機部分。如果把馬克思、恩格斯所創立的馬克思主義文論視為跨文化本土化的原初信息,那么其他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家則是把他者內化自身,有意識有目的地發展具有本土化特點的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梢哉f,馬克思、恩格斯之后重要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家都在創造性地推進馬克思主義本土化,自覺地發展馬克思主義及其文藝理論的本土化理論。

  一、俄蘇馬克思主義本土化理論

  俄蘇的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是馬克思主義在俄國社會歷史條件下的創造性發展。以列寧為代表的俄蘇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是當時最新科學的研究成果的辯證批判的結果,是俄國思想界與馬克思主義理論家的論戰的體現,整合了俄國革命實踐與文藝創作的豐富經驗。列寧積極為馬克思主義辯護,提出馬克思主義唯物主義的實踐認識論命題:“生活、實踐的觀點,應該是認識論的首要的和基本的觀點?!盵1](P49)實踐認識論作為科學的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現了客觀的真理,而經驗批判主義延續康德唯心主義傳統,是存在謬誤的、反動的,是敵對階級的傾向和思想體系,這充分體現了哲學的黨性。以唯物主義與黨性為核心的話語體系的著作《唯物主義與經驗批判主義》,是列寧主動積極的本土化創造性杰作,實踐認識論本身就是一種本土化理論。

  列寧認為,本土化是馬克思主義的實質所在,是馬克思主義的具體實踐性的體現。他在《論馬克思主義歷史發展中的幾個特點》一文中對恩格斯的觀點展開闡釋:“我們的學說不是教條,而是行動的指南?!盵2](P157)這表明,馬克思主義的本質不是教條,而是具體的實踐行動的指南,理論是與具體實踐聯系在一起的。馬克思主義活的靈魂在于它具有闡釋歷史發展的辯證法。馬克思主義的時代性意味著要處理歷史的新變化與實際任務的關系,充分認識到馬克思主義的歷史性命題。列寧在1906年談及斗爭形式時的文章《游擊戰爭》中明確提出馬克思主義本土化理論,從歷史唯物主義和辯證唯物主義出發,提出俄國馬克思主義的基本理論,認為要歷史地分析形式,從具體環境思考問題:“在經濟演進的各個不同時期,由于政治、民族文化、風俗習慣等等條件各不相同,也就有各種不同的斗爭形式提到首位,成為主要的斗爭形式,而各種次要的附帶的斗爭形式,也就隨之發生變化?!盵2](P100)可以說,列寧這些論斷包含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本土化命題的思想,或者奠定了列寧馬克思主義文論本土化思想的基礎。

  立足于馬克思主義的世界性與實踐性的品格,列寧反對文化的故步自封、與世隔絕,而且主張吸收人類思想與文化的精華包括資產階級文化的養分來發展俄國社會主義文化與思想,因此他充分肯定19世紀別林斯基、車爾尼雪夫斯基等俄國民主主義者的文學創作的世界意義。列寧強調對俄蘇社會現實、民族文化傳統的融合,深入發掘以托爾斯泰為代表的俄國文學經典作家的理論意義,確立了馬克思主義文論的俄國本土話語形態。因此,列寧反復強調,既要系統準確掌握馬克思主義理論的知識體系及其批判性、革命性特征,又要反對教條、口號以及拘泥于個別引述,而要結合革命實踐與民族自身特點進行本土化推進,以達到不同民族的革命實踐與自由解放。

  當然,列寧的本土化形態也是與馬克思、恩格斯的思想中涉及俄國語言及現實有關系,按照列寧所說:“馬克思和恩格斯兩人都懂俄文,都讀俄文書籍,非常關心俄國的情況,以同情的態度注視俄國的革命運動,并一直同俄國的革命者保持聯系?!盵2](P59)這種本土化也與馬克思主義著作的俄文翻譯密切相關,列寧有意識地進行了研究,認為:“馬克思著作已經譯成俄文的,比譯成其他任何文字的都多?!盵2](P39)

  可見,列寧關于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本土化的思考包含了本土化理論的重要命題,研究了作為本土化原初信息的馬克思主義理論的普遍傳播的能力,關注翻譯、公共領域的論辯、各國馬克思主義研究及其變異、修正等觸及本土化的結構機制,也從接受的社會歷史基礎與現實需要、民族特點等方面關注本土因素。

  巴赫金的馬克思主義語言哲學奠定了馬克思主義文論本土化理論的新基礎,確定了交往與對話的本體論意義。在《論人文科學的哲學基礎》一文中,他對于自我與他者的理解無疑具有啟迪作用,表達了內在與外在的復雜辯證關系,認為個人不僅有其環境和周圍,而且還有自己的視野,認識者視野與被認識者視野彼此作用,內在表現因素交織著我的意識和他人意識,“我是為他人而存在并借助于他人而存在”[3](P2)。一個人的內在表現絕不是自主的,是在兩個意識的相互作用中實現的,“相互滲透而保持距離,這是兩個意識相逢之處,是它們內在地交往的區域”。[3](P3)巴赫金提出人的心靈的存在特性在于對話性與交往性,只有在他人的交往中才能確定個體的心靈性。這意味著人不斷需要他者的交往,需要在時間與空間中的本土化,“一切有文化的人莫不具有一種向往:接近人群,深入人群,與之結合,融化于其間”[3](P5)。巴赫金在討論陀思妥耶夫斯基詩學問題時強調指出人類思想的對話本質、思想觀念的對話本質:“思想只有同他人的思想發生重要的對話關系之后,才能開始自己的生活,亦即才能形成、發展、尋找和更新自己的語言表現形式、衍生新的思想?!盵4](P112)這里巴赫金以個體與他者的交往建立了其狂歡化存在與藝術話語的哲學基礎,同時也是人存在的本土化的哲學基礎,交往命題不僅是人的存在的維度,也是人類創造性存在的維度,這些思想從個體層面深化了馬克思主義文論本土化的哲學命題研究。

  巴赫金作為蘇聯時代的著名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家,不是教條主義似的按照馬克思主義原理闡釋文學藝術,而是從唯物主義精神與現實主義精神以及歐洲民間文化、俄羅斯文學傳統之中,探討長篇小說的文學體裁形態與話語范疇,從闡釋陀思妥耶夫斯基詩學命題,建立具有復調特征、狂歡化色彩、對話性的馬克思主義長篇小說理論,從而展開對唯心主義的文學觀念的批判,因為在他看來唯心主義文藝觀故步自封,強調話語的獨白性,沒有體現對話的開放性與交互性。

  基于本土化的理論自覺,俄蘇馬克思主義文學理論立足于本民族的文學實踐經驗,既有俄國19世紀以來以車爾尼雪夫斯基、別林斯基等為代表的革命民主主義傳統,又面臨俄國知識學界深厚的歷史詩學傳統、神話學傳統,還隨時與俄國形式主義文學觀念交鋒交融,更有俄蘇自身的社會主義革命與建設的政治使命與文化使命。在蘇聯本土化過程中,具有俄蘇本土特點的馬克思主義文論是多樣化的。盡管面臨批判與質疑,社會主義現實主義成為蘇聯文藝理論界重要命題,這無疑是馬克思主義理論在蘇聯的本土化的新的理論話語。

  二、西方馬克思主義:多元傳統的現代話語建構

  西方馬克思主義及其文論有意識地立足于多元文化傳統與歷史根基,面對各自的現實重大問題,提出馬克思主義本土化的深刻思想。西方馬克思主義自覺地提出本土化理論,充分利用馬克思主義理論解決西歐資本主義國家的革命問題、社會困惑與文化危機。與俄蘇和西方馬克思主義文論相關但又有差異的東歐馬克思主義文論,則扎根于東歐的歷史文化傳統與現實實踐的土壤和時代的知識共同體之中,有意識地推動馬克思主義文論的現代性進程與多元創造。

  以霍克海默、阿多諾、本雅明、馬爾庫塞、哈貝馬斯等為代表的法蘭克福學派善于從德國文化傳統發展馬克思主義,表現出黑格爾式的馬克思主義特點;以列菲伏爾、薩特、阿爾都塞等為代表的法國馬克思主義理論家從法國大革命汲取政治激情,結合本民族的文化精神與民族習性,形成具有原創性的激進的馬克思主義文論形態;以葛蘭西、沃爾佩等為代表的意大利馬克思主義者充分扎根于本國現實與需求,受到克羅齊美學的濡染,對傳統的人民文學與文化給予特別的關注;以威廉斯、伊格爾頓等為代表的英國馬克思主義理論家,則以英國政治傳統、工人文化與新批評為基礎,注重英國審美文化經驗的闡釋;以詹姆遜為代表的美國理論家關注全球化政治經濟與文化,解決后現代主義文化邏輯,顯示出獨特的理論知識模式、問題意識與話語形態,等等??梢哉f,這些豐富的多元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形態,都是馬克思主義跨文化跨民族的本土化話語實踐,離不開對本土化的理論自覺探索。

  葛蘭西的本土化理論自覺是突出的。作為意大利共產黨領導人和馬克思主義理論家,葛蘭西頗為關注馬克思主義實踐哲學及其文化意識形態如何進入意大利人民的生活之中,他通過研究意大利宗教的傳播機制反思實踐哲學與人民的接受之間的機制,探討新概念取代舊概念的機制,這是他的文化霸權理論的一個維度。在他看來:“在傳播過程(它也是取代舊概念的過程,而且往往是把舊概念和新概念結合起來的過程)中,什么因素是有影響的,它們怎么發揮作用,在什么范圍內?它是闡述和表述新概念的合理形式?還是闡述者以及被闡述者引來支持他的那些思想家和專家的權威(就這被承認和意識到——哪怕只是一般地而言)?還是和擁護新世界觀的人一樣屬于同一個組織這個事實(那就是,假定人們是已經同意新世界觀之外的其他理由而參加這個組織的)?”[5](P20)這些提問一針見血,對馬克思主義文論本土化理論建構具有諸多啟迪,包含傳播機制與本土化機制的思考。他認為,這些問題因素由于文化水平而體現出差異性,而人民群眾的接受具有獨特之處,就是人民群眾世界觀改變較為緩慢,而且不具有形式的純粹性,世界觀的改變總是夾雜著其他傳統的思想觀念。葛蘭西這些馬克思主義本土化思想是頗為重要的,事實上既關聯著教育理論,也涉及語言的交往性的深入研究,也關聯到他的導師即意大利著名美學家和語言學家克羅齊的思想。在新世界觀的本土化機制中,葛蘭西特別關注知識分子的中介作用,因為有機的知識分子群體作為一種中介連接著新世界觀的知識生產和大眾化水平的人民群眾。在涉及馬克思主義傳播與本土化時,葛蘭西比較了馬克思和列寧的關系,馬克思是一種世界觀的創造者,而列寧建立了一個領導階級即國家,就等于創造一種世界觀??梢哉f,列寧主義文論是馬克思思想的創造性本土化,包含馬克思主義的根本命題,同時體現了本土話語的創造性和差異性。

  東歐各國的馬克思主義文論在鮮明的本土化推進中展現出多元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形態??挛骺说木唧w辯證法觸及捷克斯洛伐克的卡夫卡、哈謝克的怪誕世界,深入挖掘本國的幽默傳統與政治民主的關系,同時與結構主義發生密切的復雜的糾葛;赫勒的日常生活理論與現代性思想關注匈牙利文學與美學傳統,尤其關注歌劇與戲劇的闡釋;南斯拉夫實踐派則挖掘馬克思的作為描述與規范的實踐概念,發展馬克思主義的自治理論思想,并深入整合本民族中的自治傳統。譬如1872年馬克思主義者斯唯托扎爾·馬爾科維奇主編的《東方的塞爾維亞》一書就表達了自治思想,1949-1950年左右南斯拉夫“根據南斯拉夫革命精神和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關于社會主義制度下國家消亡的思想,特別是根據馬克思對巴黎公社經驗的分析,批判了斯大林主義,反復研究了本國的和國際的經驗,學習了馬克思主義的原著”[6](P515);以沙夫、科拉科夫斯基、莫拉夫斯基等為代表的波蘭新馬克思主義者承續波蘭的語義學和邏輯實證傳統,形成馬克思主義語義學等思想;羅馬尼亞的馬克思主義離不開對現代主義的判斷和數學邏輯學的傳統,表現出哲學、美學與文學的多元互動,等等。

  本土化是一種歷史性的進程,可以通過描述來展示他者信息在本土傳播、接受的痕跡,追尋原初信息在異域空間的生根、發芽、開花、結果或者遭遇的困惑、尷尬、危機、抵觸。這是本土化理論的史學維度。不過,本土化理論在本體論層面和歷史性層面皆包含價值維度,也就是對他者信息的本土化進行規范性價值判斷,評價本土化的意義與局限性,指出本土化對人類社會發展與民族生存、個體建構的重要作用,對政治形態、社會生活、文化知識生產、自由與生命意義提升的促進功能。這需要用辯證的方法與歷史、實踐的意識對本土化進行事實與規范價值的把握。

  盧卡奇作為歐洲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家的重要代表,對文學本土化價值維度進行了深入思考,具有啟發性。他從“世界文學”角度提出文學跨文化影響的重要性與價值標準。在他看來,真正偉大的文學創作皆非局限于一種文化的空間,總是在汲取優秀文學作品的影響,并有機地內化為自身,實現他者與自我的創造性融合。盧卡奇指出,一種具有世界影響的作品具有外來因素和本土因素,席勒的詩歌在俄羅斯翻譯出版后成為俄羅斯自己的詩人,他的文學重要性在新的影響下發生新的變化,他的民族特點已經在他所給予影響的這個新文化的結合中升華,但是盧卡奇反對兩種顯著的趨勢:“一種是消極的趨勢:如果企圖把一個異國詩人全盤過繼到本國文化中,根本否認民族的一面,這樣不會得到什么有益的收獲,這類的例子就如法國之對待莎士比亞、托爾斯泰、杜賽斯,莫不如此。另一種情況是想采取完全同化的態度,也同樣會一無所得?!盵7](P450)因此,外國文學的本土影響要與本土內在因素結合,實現內在需要與外來刺激的深度接觸,實現文學創作真正新的升華與飛躍,就成為盧卡奇本土化的重要尺度。

  盧卡奇對托爾斯泰在西歐文學的本土接受的矛盾過程的描述,以及法國布爾熱以形式主義美學對托爾斯泰小說的批判、迪布德從歷時和美學上對托爾斯泰藝術的深入理解,接受的寬度與深度表明西歐文學偉大的進步傳統恢復了,也恢復而且加強了它與真正古典文學遺產的聯系,并且有助于正確了解那些新的、生氣勃勃的現象,這種現象大大豐富了福樓拜之后的文學創作。盧卡奇關于外國文學的影響發展的觀點包含了馬克思主義文論跨文化傳播的理論問題,形成馬克思主義比較文學理論形態。這表明,只有把馬克思主義普遍的真理與本民族的創造發展深入結合起來,產生重要的理論與實踐的成效,才是具有價值的跨文化本土化。

  三、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理論自覺

  作為普遍意義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始終關注中國問題,而中國馬克思主義又主動地推進中國化、時代化與大眾化,這構成意味深長的跨文化本土化理論命題。中國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本身是馬克思主義本土化的產物,也是中國馬克思主義者自覺建構本土化理論的產物,具有獨特的中國思維、中國問題與中國經驗,這可以歸結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理論命題。

  毛澤東文藝思想是本土化理論自覺的結晶,其中包含著中國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較為豐富的民族性、本土化、全球化等命題的探索。毛澤東用馬克思主義顛覆社會制度,建立社會主義新中國,完成民族解放,開啟社會主義革命與建設的歷史工程。毛澤東反對本本主義、教條主義和文化話語的歐化或西化,注重立足于中國革命實踐,強調具體問題具體分析,注重民族文化傳統尤其是民族形式的采用,提出最具有原初性的馬克思主文化理論本土化思想。他創造性地接受馬克思主義理論本身的本土化思想,充分把握列寧的馬克思主義本土化理論,提出“古為今用”和“洋為中用”的原則,體現了魯迅的“拿來主義”思想,表達了中國馬克思主義者自覺的本土化理論建構。

  面對中國革命現實形勢與民族傳統及自身的審美文化創造體驗,毛澤東不是照搬馬克思主義,而是主張馬克思主義的普遍真理與中國革命實踐相結合,形成具有中國特色的馬克思主義理論。毛澤東的矛盾論、實踐論、文化革命論都體現出把馬克思主義理論、主要是列寧主義的獨特思考與中國本土因素融合起來,探討中國革命的社會主義特征與具體的歷史階段和未來方向。毛澤東明確提出反對本本主義,強調把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實際情況的調查研究結合起來:“馬克思主義的‘本本’是要學習的,但是必須同我國的實際情況相結合。我們需要‘本本’,但是一定要糾正脫離實際情況的本本主義?!盵8](P111-112)他在《新民主主義論》中提出中華民族的新政治、新經濟和新文化,包含馬克思主義文化本土化的理論成果,具有世界意義。他提出具有民族特點與世界性的新民主主義文化思想彰顯出深刻的本土化理論,認為中國新民主主義文化與其他民族的社會主義文化和新民主主義文化相聯合,建立互相吸收和互相發展的關系,共同形成具有世界性和全球性的新文化。因此,他主張應該大量吸收外國的進步文化的精華,但決不能生吞活剝地毫無批判地吸收,必須在有益于自身的原則上進行:“公式的馬克思主義者,只是對于馬克思主義和中國革命開玩笑,在中國革命隊伍中是沒有他們的位置的。中國文化應有自己的形式,這就是民族形式。民族的形式,新民主主義的內容——這就是我們今天的新文化?!盵9](P706-707)

  毛澤東1942年的《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還提出馬克思主義大眾化命題,從接受者角度提出普及與提高的理論問題,充分注意馬克思主義本土化的中介機制——語言問題:“我們的文藝工作者的思想感情和工農兵大眾的思想感情打成一片。而要打成一片,就應當認真學習群眾的語言?!盵10](P851)可以說,對毛澤東而言,馬克思主義本土化應該是馬克思主義與中國革命實踐、社會生活的相互融合,是理論與實踐的互動。事實上,毛澤東在列寧的基礎上建構了更為系統的本土化理論思想。作為多年黨的領袖與國家主席,作為一位原初性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家,作為著名的文學創作者,馬克思主義本土化中介機制在他這里形成了有效的制度化,馬克思主義理論本土化進程在他這里達到自然化與日常生活化,并將其化入無意識的經驗與想象之中,政治無意識獲得成功實踐。毛澤東的本土化理論不僅涉及對原初意義的馬克思主義的學習研究,涉及本土化進程的復雜機制,而且毛澤東提出本土化的價值維度,強調本土問題解決與創新,通過馬克思主義與中國本土因素的融合,創造新中國,形成新政治、新經濟與新文化,獲得中華民族的解放與自由。

  艾思奇也進行了理論探討,他的文章《論中國的特殊性》較為全面地提出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內在機制,對“中國化”的各種問題進行清理,反對思想上的閉關自守主義的特殊性,提出具有一般性與特殊性、國際性與民族性并體現創造性的馬克思主義本土化理論。他提出本土化的價值標準命題:“馬克思主義,也就是真正能使馬克思主義中國化,也正是有著‘創造’的作用了?!盵11]

  可見,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本身提出了本土化的論題。俄蘇馬克思主義文論、西方馬克思主義文論與中國馬克思主義文論都沒有固守馬克思主義經典話語本身,而是自覺地立足于馬克思主義精神與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方法論,在自身民族傳統和現實歷史使命的基礎上進行多元的現代性探索與創新發展,提出了馬克思主義文論民族化、時代化、現代化的理論命題,主張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的建設必須繼承各自民族優秀的歷史文化傳統,在開放的互動中深入扎根各自民族的現實實踐與人民審美文化需求。這些本土化理論內涵豐富,思想深刻,既涉及跨文化本土化的復雜機制如意識形態、語言媒介、接受機制、民族選擇等,又涉及本土化的歷史性進程與本土化價值創造問題,還觸及特殊性與普遍性、民族性與世界性、自我性與他者性等思考。當然,這些本土化理論建構也具有差異性,俄蘇本土化理論側重實踐認識論與話語命題,歐洲更多彰顯哲學思想的系統性與文化意識形態命題,中國則更加重視革命實踐的指向性與實用性。

  總之,在歷史發展過程中,不同形態的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都把馬克思主義與本土因素密切結合起來,推動馬克思主義的全球傳播與創造,可以說世界馬克思主義文論的發展正是馬克思主義文論本土化理論的自覺建構。自覺的理論建構彰顯出馬克思主義理論話語的世界性與民族性,體現了理論的成熟與闡釋的創造力,顯示出其在歷史進程中的邏輯力量、實踐品格和物質力量。

 

  參考文獻:

  [1]列寧專題文集·論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2]列寧專題文集·論馬克思主義[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3](俄)巴赫金.巴赫金全集(第四卷)[M].白春仁,譯.石家莊:河北教育出版社,2009.

  [4](俄)巴赫金.巴赫金全集(第五卷)[M].白春仁,顧亞鈴,譯.石家莊:河北教育出版社,2009.

  [5](意)葛蘭西.實踐哲學[M].徐崇溫,譯.重慶:重慶出版社,1990.

  [6](南斯拉夫)斯坦尼斯拉夫·斯托揚諾維奇.南斯拉夫共產主義者聯盟歷史[M].楊元恪,譯.北京:人民出版社,1989.

  [7](匈)盧卡契.盧卡契文學論文集[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81.

  [8]毛澤東選集(第一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9]毛澤東選集(第二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10]毛澤東選集(第三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作者簡介

姓名:傅其林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賈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湘潭| 鹤岗| 云南昆明| 许昌| 新沂| 南充| 肥城| 三亚| 黄南| 柳州| 保定| 芜湖| 丽江| 遵义| 新疆乌鲁木齐| 仙桃| 荆门| 和县| 顺德| 黑河| 衢州| 永新| 五指山| 蓬莱| 余姚| 娄底| 临猗| 广汉| 双鸭山| 保亭| 商洛| 台山| 贵港| 郴州| 衢州| 铁岭| 克拉玛依| 乌海| 泸州| 天水| 保山| 库尔勒| 湖南长沙| 桐城| 海拉尔| 滕州| 石嘴山| 唐山| 沛县| 安徽合肥| 昌吉| 恩施| 东营| 黄南| 宜春| 吐鲁番| 浙江杭州| 温州| 宜宾| 邯郸| 鄢陵| 嘉善| 湘西| 渭南| 牡丹江| 安吉| 临沂| 宁夏银川| 神农架| 启东| 宜都| 昭通| 台北| 福建福州| 巴彦淖尔市| 周口| 博尔塔拉| 梧州| 锦州| 广西南宁| 崇左| 来宾| 和田| 张家口| 章丘| 山东青岛| 石狮| 香港香港| 咸宁| 保定| 厦门| 济南| 阿克苏| 洛阳| 大兴安岭| 澳门澳门| 潮州| 泰安| 湘西| 许昌| 兴安盟| 舟山| 赣州| 桓台| 惠州| 余姚| 汝州| 江西南昌| 凉山| 无锡| 达州| 威海| 蓬莱| 益阳| 娄底| 永康| 宜宾| 汉川| 日照| 和田| 南安| 德阳| 安阳| 天水| 沛县| 双鸭山| 邵阳| 德清| 鸡西| 姜堰| 三河| 甘南| 抚州| 黄冈| 亳州| 黑河| 潜江| 吐鲁番| 本溪| 吉林| 南京| 资阳| 聊城| 南平| 阿克苏| 嘉峪关| 长葛| 株洲| 芜湖| 湖南长沙| 甘孜| 武夷山| 石狮| 新泰| 中卫| 瑞安| 日喀则| 昭通| 吐鲁番| 平潭| 锦州| 阳春| 阿拉善盟| 鹤岗| 吕梁| 南安| 东方| 昌吉| 丹阳| 海南| 辽宁沈阳| 铜川| 滕州| 海拉尔| 黑河| 宜都| 滁州| 贵州贵阳| 荣成| 娄底| 安庆| 黔西南| 齐齐哈尔| 图木舒克| 枣阳| 青州| 昌吉| 烟台| 天长| 茂名| 陵水| 北海| 新乡| 沭阳| 保定| 毕节| 泰安| 滁州| 张家口| 桐乡| 九江| 新疆乌鲁木齐| 江门| 揭阳| 阜新| 黑龙江哈尔滨| 东台| 青海西宁| 鄂尔多斯| 苍南| 绵阳| 图木舒克| 海南| 如皋| 漳州| 日照| 菏泽| 四平| 吐鲁番| 无锡| 凉山| 正定| 红河| 江苏苏州| 德宏| 邹平| 东海| 昌吉| 高密| 宁国| 云浮| 德阳| 图木舒克| 桐乡| 南充| 姜堰| 姜堰| 莆田| 忻州| 吴忠| 三亚| 醴陵| 雄安新区| 莱州| 伊犁| 灌云| 襄阳| 安吉| 丽江| 宜宾| 河南郑州| 石河子| 临汾| 江西南昌| 六安| 辽源| 白城| 潜江| 汕尾| 义乌| 灵宝| 海北| 中卫| 荣成| 云浮| 周口| 澳门澳门| 临汾| 瑞安| 广汉| 莆田| 甘南| 徐州| 德清| 肥城| 章丘| 昌吉| 潜江| 昌吉| 咸阳| 延安| 庄河| 宣城| 余姚| 咸宁| 西双版纳| 广元| 柳州| 新泰| 张掖| 黔南| 延边| 莆田| 淮安| 沧州| 启东| 阜阳| 海西| 包头| 吉林长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