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x9z7d"></var><ins id="x9z7d"><noframes id="x9z7d">
<var id="x9z7d"></var>
<cite id="x9z7d"><span id="x9z7d"><var id="x9z7d"></var></span></cite><var id="x9z7d"><video id="x9z7d"><menuitem id="x9z7d"></menuitem></video></var>
<menuitem id="x9z7d"></menuitem>
<cite id="x9z7d"></cite>
<cite id="x9z7d"></cite>
<menuitem id="x9z7d"></menuitem><var id="x9z7d"><strike id="x9z7d"><thead id="x9z7d"></thead></strike></var>
<ins id="x9z7d"></ins>
<cite id="x9z7d"></cite>
<var id="x9z7d"></var>
<menuitem id="x9z7d"><video id="x9z7d"></video></menuitem>
<cite id="x9z7d"><span id="x9z7d"><var id="x9z7d"></var></span></cite>
<cite id="x9z7d"></cite>
<ins id="x9z7d"><span id="x9z7d"></span></ins>
<var id="x9z7d"></var>
<ins id="x9z7d"><span id="x9z7d"></span></ins>
<var id="x9z7d"><video id="x9z7d"><menuitem id="x9z7d"></menuitem></video></var>

 首頁 >> 政治學
政黨中心的國家治理:中國的經驗
2019年08月28日 15:34 來源:《政治學研究》2019年03期 作者:郭定平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摘要: 本文在引入政黨中心主義的新視角的基礎上, 根據政黨與國家關系的比較分析框架和中國政治發展的歷史脈絡, 總結中國共產黨治國理政、推動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基本經驗, 認為改革開放以來, 在共產黨的領導下, 中國實行黨和國家領導制度改革, 健全和完善多黨合作與政治協商制度, 發展社會主義民主, 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 已經形成了一種基于法治的政黨與國家相互嵌入、以政黨為中心的國家治理新模式。堅持和加強中國共產黨的全面領導, 是新時代政黨中心的國家治理模式的新發展。從理論與實踐來看, 政黨中心的國家治理創造了大黨與大國治理的新經驗, 為人類政治文明的多元化發展做出了新貢獻。

  關鍵詞: 國家治理; 政黨中心主義; 中國共產黨; 多黨合作;

  基金: 上海市哲學社會科學規劃“建黨100周年”研究系列重點項目“政黨中心的治理與政治文明的復興——中國共產黨治國理政的歷史經驗”的研究成果;

  在改革開放以來40余年波瀾壯闊的歷史畫卷中, 中國共產黨的領導無疑是最為光彩奪目的篇章。本文將從比較政治的理論視角和政治發展的歷史脈絡, 總結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多黨合作以及完善國家領導制度、推動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基本經驗, 為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和推動中國政治文明的復興提供有益啟示。

  一、政黨中心主義的新視角

  中國共產黨在1921年誕生以來的近100年奮斗歷程中, 不僅是中國革命不斷走向勝利的中流砥柱, 更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堅強領導核心。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 中國共產黨成為執政黨, 國內外很多中國問題研究學者開始聚焦于中國共產黨, 研究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制度和組織制度以及各項重大方針政策。美國著名東亞研究專家弗朗茲·舒曼 (Franz Schurmann) 于1968年出版的《共產主義中國的意識形態與組織》特別強調并專門研究了中國共產黨的核心領導作用, 至今依然是研究中國共產黨的經典名著。但是, 在中國改革開放后的一段較長歷史時期, 特別是20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 盡管中國共產黨在撥亂反正和推動中國改革開放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 但是國內外研究中國的學者對中國共產黨的研究并未給予足夠的重視, 相關研究呈現出一定的沉寂和衰落趨勢。究其原因, 主要是與當代中國政治研究中存在的若干主導研究范式有關。

  第一, 政治發展與轉型研究范式。

  這是當代比較政治學中占主導地位的研究范式。隨著中國政治改革的推進和中外學術交流的展開, 政治發展與轉型研究范式在中國得到大量傳播和應用, 對中國政治學發展產生了深遠影響。政治發展研究中占主導地位的范式就是在20世紀60年代前后盛行的現代化理論, 學者們在討論迪爾凱姆、韋伯等理論遺產的基礎上, 認為政治發展就是從傳統社會向現代社會政治的過渡。這種過渡的基本方向就是民主化, 政治發展研究就是重點考察民主政治發展的先決條件和實現民主的基本路徑, 根據亨廷頓的看法, “這里的民主幾乎完全是按西方模式定義的?!?從20世紀70年代中期開始, 全球范圍內出現了從權威主義政權向民主政治轉型的浪潮, 先是從南歐到拉美, 后又席卷到東亞和蘇聯東歐地區, 乃至于非洲和中東, 很多國家相繼建立了新的民主政權。據統計, 到1995年底, 全球有多達117個民主國家, 如果按照嚴格的標準, 至少也有76個民主國家。2這種全球民主化浪潮催生了政治轉型理論, 其中既有奧唐奈、施密特、懷特海、亨廷頓的綜合性比較研究, 也有大量的國別個案研究, 并逐步形成了一系列的政治轉型理論研究范式。3

  在政治發展與轉型研究范式的影響下, 國內外很多學者研究中國的政治改革與政治發展, 研究的主題就是如何推進中國政治民主化, 分析中國民主政治發展的背景與前景、目標與道路、動力與過程、戰略與策略等。根據何增科的總結, 中國政治發展的目標就是走向政治民主化, 并從選舉民主、協商民主、自由民主等多個方面同時加以推進。4很多學者在政治體制改革的背景下注重研究黨和國家的領導制度改革, 中國政治制度與政治發展的許多方面受到關注并引起討論, 諸如人民代表大會制度、政府機構改革、公務員制度、中央與地方關系等方面的研究如火如荼。比較而言, 中國共產黨與中國政黨制度研究, 包括黨史黨建研究, 則出現了一定的被邊緣化傾向。一些學者自覺或不自覺地受西方民主觀念的影響, 將中國的政治民主化與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對立起來, 認為只有像蘇聯東歐那樣結束共產黨領導才能實現民主轉型, 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中國不可能實現真正的民主, 不可能有真正的政治發展與轉型。

  第二, 國家與社會關系研究范式。

  在20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 西方社會科學研究的主流范式之一是國家-社會關系理論, 這一理論注重從國家與社會的關系變化來考察政治發展的動力、進程與趨勢。因此, 很多西方的中國研究學者開始對中國改革開放之后的國家與社會關系變動感興趣, 并從中探尋中國民主化的推動力量和可能前景。蘇聯解體和東歐劇變在一定程度上也強化了這一研究取向。在此研究范式的主導下, 很多中國政治研究要么是國家中心的, 要么是社會中心的, 前者關注國家制度, 諸如立法、行政、司法機關的改革, 特別是技術官僚制的發展和干部人事制度改革, 后者集中研究市民社會和非政府組織等所謂推動民主化的力量。中國共產黨研究始終未能納入學者們的主要研究視野, 最多只是作為國家的附屬物一筆帶過而已。

  當代中國的政治學研究從恢復學科建設之后一直注重堅持馬克思主義的理論指導和借鑒西方政治學的理論成果。在此影響下, 新時期中國政治學的研究重心主要放在了國家理論、國家制度、國家的政治活動以及影響國家活動的各種政治力量和政治斗爭上。由此可見, 中國共產黨和中國政黨研究在一個相當長的時期并未成為中國政治學研究的主要組成部分, 也未能形成具有份量的研究成果。一個顯著的例子就是楊海蛟等人在回顧與總結改革開放以后中國政治學研究時列舉了權力理論研究、國家理論研究、民主問題研究、政治發展理論研究、政治穩定理論研究、中央與地方關系研究、政府理論研究、政治參與理論研究、政治文化理論研究、反腐敗理論研究等十大方面, 其中就是沒有政黨研究和中國共產黨研究。5這些總結應該說反映了一個特定時期中國政治學研究中不太重視政黨研究的現實情況。

  第三, 國家治理研究范式。

  治理概念在中文里并不新鮮, 但是當學術界將它與英文的governance一詞相對應之后就賦予了該詞一種全新的內涵, 并提升為一種重要的研究范式。著名的治理理論專家詹姆斯·羅西瑙專門論述了治理與政府統治的區別, 認為政府統治意味著由正式權力和警察力量支持的活動, 而治理則是由共同的目標來維系, 它也不一定依靠強制力。6我國學者俞可平在梳理了關于治理的各種理論后認為, 治理是官方和民間的各類組織運用權力、調動資源去引導、控制和規范公民活動, 以最大限度地實現公共利益;善治是二者的良好合作, 是兩者的最佳狀態;改革開放后中國政治的最主要發展, 就是中國正在走上一條增量民主的善治的道路。7由此可見, 治理理論強調的是多元主體的合作與協同治理, 其中政黨沒有什么特殊的地位和作用, 至多只是多元主體之一。

  治理概念和治理理論特別適合中國的國情和語境, 因而在中國得到大量應用和迅速普及, 成為近年來社會科學的高頻詞匯, 形成了全球治理、區域治理、國家治理、政府治理、社會治理、基層治理、鄉村治理等不同研究領域, 并上升為中國共產黨治國理政的重要理論。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明確提出要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 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這一論斷極大地激發了廣大政治學者的學術熱情, 國家治理迅速成為中國政治學研究的核心主題。令人匪夷所思的是, 中國共產黨雖然是執政黨, 是領導核心, 但是并沒有成為中國國家治理研究的中心內容。例如, 有的政治學者在分析中國國家治理改革的方向時特別強調了提升國家整體績效, 加強國家的自主性、統一性和權威性建設等, 表現出明顯的國家中心論傾向。8這種狀況固然與很多學者對治理的理解有關, 但更為重要和深層的原因是沒有從中國的本土經驗出發, 沒有把國家治理理論與中國國家治理實踐有機結合起來。

  由于以上原因, 本文將在研究當代中國國家治理的過程中引入政黨中心主義的新視角。政黨中心主義堅持認為, 政黨不僅具有代表功能, 更重要的是具有治理功能, 可以實現利益表達和利益聚合, 主導政策制定和政策執行;政黨在國家治理中居于中心地位, 發揮核心作用, 整個國家治理體系以政黨為中軸而構建, 整個國家治理過程由政黨主導而展開。當代政治研究表明, 政黨是現代政治中最重要的主體, 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均由政黨主導進行國家治理。早在20世紀中期, 著名政治學家謝茨施耐德就曾經指出, “政黨并不是現代政府的附屬物;它們處于現代政府的中心, 并扮演著決定性和創造性的角色?!?20世紀末期, 正當有學者熱衷討論西方政黨的衰落時, 卡茨和梅爾敏銳地觀察到西方政黨模式的轉型和一種“卡特爾”政黨的出現, 這種政黨與國家相互滲透, 在國家治理方面表現得更為強大。10中國在鴉片戰爭之后傳統的國家統治秩序和官僚政治體系走向崩潰的過程中, 最終就是由政黨這一新的政治力量組織和動員社會, 并領導中國走上現代化之路。與此同時, 很多發展中國家均走上了類似的政黨主導下的制度變遷道路, 這就是楊光斌提出的制度變遷中的“政黨中心論”。11林尚立在論述中國社會主義國家建設時就提出, “政黨主導”是中國現代化發展的基本政治邏輯。12房寧更是把中國共產黨領導看成是當代中國政治制度的核心要素和根本特征。13由此來看, 以政黨為中心研究中國國家治理不僅具有理論依據, 而且更加符合中國實際。在當代中國政治研究中, 從21世紀初期開始, 國內外學者就對中國共產黨和中國政黨制度研究給予了新的關注, 中國共產黨研究重新回歸到中國政治發展研究和國家治理研究的中心地位。14

  如果要在國家治理過程中真正體現政黨中心主義, 就必須正確處理政黨與國家的關系問題。從比較政治學的視野來看, 政黨與國家在產生方式、政治法律地位和力量對比等方面呈現出不同的嵌入關系。追溯政黨與近代國家形成的歷史演變軌跡, 大致可以總結出四類政黨與國家的嵌入模式, 分別為政黨嵌入國家模式、國家嵌入政黨模式、政黨-國家互嵌模式和政黨-國家脫嵌模式。例如, 17世紀末英國的輝格黨與托利黨在議會內部的斗爭中產生, 并非塑造民族國家的主導角色, 而且一直在國家憲政制度范圍內開展活動, 因而是一種政黨嵌入國家模式。在蘇聯的斯大林時期, 國家機器的運轉由政黨控制和操縱, 可以視作國家嵌入政黨模式的代表。政黨-國家互嵌模式下政黨與國家互相滲透、協同合作, 新加坡的人民行動黨和政府高度一體化, 就是這一模式的典型。政黨-國家脫嵌模式表現為國家取締原體制內的政黨或國家內產生出反體制政黨, 如德國魏瑪共和國時期, 在民主的憲政體制下產生出反體制的法西斯政黨, 隨之取締政黨活動。雖然國家嵌入政黨模式也具有某種政黨中心主義的特征, 但是由于缺乏法治保障就容易出現政治腐敗與個人專斷, 無法走向善治。比較而言, 只有政黨-國家互嵌模式才可能實現政黨中心的國家治理。

作者簡介

姓名:郭定平 工作單位:復旦大學國際關系與公共事務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孫志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库尔勒| 黑龙江哈尔滨| 内江| 焦作| 涿州| 临夏| 防城港| 河南郑州| 六安| 神木| 黄山| 广西南宁| 黑河| 灌南| 天水| 海拉尔| 黄石| 黔西南| 儋州| 五家渠| 招远| 济南| 怒江| 泉州| 吉林长春| 单县| 杞县| 宿州| 铜仁| 临沧| 衢州| 大连| 白城| 洛阳| 玉树| 枣阳| 曲靖| 汝州| 常州| 嘉峪关| 池州| 广州| 宿迁| 吐鲁番| 恩施| 山东青岛| 浙江杭州| 海南| 上饶| 漯河| 广饶| 香港香港| 衡阳| 巴中| 淮北| 赤峰| 黄南| 达州| 项城| 周口| 黄石| 漳州| 枣庄| 金坛| 南平| 恩施| 七台河| 大理| 泰州| 长兴| 鄢陵| 临汾| 金华| 崇左| 南阳| 荆门| 阜新| 莆田| 厦门| 三沙| 遂宁| 湖北武汉| 锦州| 柳州| 辽宁沈阳| 阿里| 山西太原| 温岭| 山南| 清远| 通辽| 泗洪| 平凉| 绥化| 阳春| 青海西宁| 新泰| 沧州| 铁岭| 株洲| 莱芜| 绵阳| 海安| 中山| 醴陵| 庄河| 台北| 长兴| 钦州| 黔南| 上饶| 大庆| 吴忠| 汕尾| 台湾台湾| 鹰潭| 广汉| 通化| 扬中| 山东青岛| 余姚| 连云港| 攀枝花| 葫芦岛| 黔东南| 博尔塔拉| 东海| 中山| 绍兴| 临海| 海拉尔| 承德| 聊城| 枣庄| 娄底| 溧阳| 扬州| 珠海| 博罗| 昌吉| 潮州| 绍兴| 雄安新区| 台北| 玉环| 辽源| 宁波| 宁德| 兴安盟| 黔南| 山东青岛| 焦作| 江门| 湖北武汉| 舟山| 荣成| 海宁| 邢台| 濮阳| 铜仁| 顺德| 大连| 图木舒克| 唐山| 莆田| 芜湖| 巢湖| 九江| 许昌| 乐平| 邵阳| 云南昆明| 五家渠| 霍邱| 孝感| 诸暨| 揭阳| 东方| 新余| 丹东| 阿勒泰| 灌云| 瑞安| 舟山| 改则| 唐山| 如皋| 黔东南| 澄迈| 库尔勒| 汉川| 仁寿| 青海西宁| 牡丹江| 咸阳| 毕节| 桓台| 大丰| 阿坝| 厦门| 莒县| 宁波| 湘西| 灌南| 济宁| 六盘水| 荆门| 威海| 阿拉善盟| 如皋| 常州| 咸阳| 益阳| 果洛| 五指山| 阿里| 抚顺| 鸡西| 巴中| 焦作| 黄山| 铜川| 九江| 石河子| 桐城| 黄冈| 迪庆| 崇左| 澳门澳门| 揭阳| 普洱| 兴安盟| 玉溪| 建湖| 保亭| 延边| 博尔塔拉| 伊犁| 巴彦淖尔市| 三门峡| 东海| 达州| 连云港| 柳州| 甘孜| 温州| 克孜勒苏| 长垣| 萍乡| 衡水| 达州| 阜阳| 汉川| 东台| 燕郊| 吉林长春| 赣州| 台湾台湾| 永州| 阿克苏| 枣阳| 吴忠| 潍坊| 台州| 东海| 醴陵| 济源| 泗阳| 霍邱| 吐鲁番| 台山| 武威| 巴彦淖尔市| 阿勒泰| 日照| 青海西宁| 龙口| 柳州| 七台河| 广元| 牡丹江| 灌南| 红河| 丹阳| 图木舒克| 宿州| 信阳| 明港| 湛江| 宁德| 鄂州| 库尔勒| 昭通| 马鞍山| 贵港| 张掖| 平顶山| 毕节| 舟山| 东台|